人称黄疯子的国学大师,高雅与粗俗并存

  文傅华轩

  民国的国学大师中有三位著名的"疯子",一个是被称为"章疯子"的章太炎,一个是刘师培,还有一个就是被称作"黄疯子"的黄侃。

  三人之中,章、刘友谊在师友之间,且都是黄侃的老师。

  黄侃因为他的"疯" 他的"狂" ,留下了很多逸闻趣事。

  有一年,黄侃在武昌讲授《说文》《尔雅》,在授课中,对书中每个文字、事物都能分别说出卷数、页数,甚至在第几页第几行第几个字都能准确指出,令听讲的人,暗暗吃惊,佩服的五体投地。凡是听课者,过了很多年,依旧对黄侃津津乐道。

  黄侃读书必圈点,有始有终。他能背诵之书,不仅有《说文》《文选》,即如杜工部、李义山全集,也几皆能上口。黄过目不忘,因此对学生说:"我一天最多用5分钟的功。",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dingyue.ws.126.netiANYUtwEDkg9eYCsqhuQAsQ4hQ=SniK88eEzM3vaSXEae1563618650858.jpg

  1928年黄侃在中国大学讲《说文》《毛诗》。在课堂上,黄侃竟然骂钱玄同无知,钱因此请假一年,不到校上课,这位黄先生的确有点太狂了。

  黄侃学问渊博。据说他只佩服两人,一是刘师培,二是陈汉章。他最不服气的是胡适。刘半农曾说,胡适因提倡新文化,得到大量青年拥护,敢与陈独秀、章太炎等大师论战;可是一碰到黄先生,马上矮了半截,没回嘴余地。 黄侃一身傲骨,只专心做学问。当时一些达官贵人都想拜访他。一次,一个大官到黄家做客,竟要与黄讨论学术问题。黄听罢说:"你们做官刮地皮的,配谈这个吗?"来客弄了个没味,大窘而走。

  dingyue.ws.126.netAlC7sCxLwrEmTZGN60QPMywkFvUzDBFtMLP51WVjDnl6i1563618650854.jpg

  黄侃平时富有生活情趣,喜欢喝酒打牌、游山玩水,与他人吟诗作词。但是,无论怎样畅游、嬉戏,他对自己规定每天应做的学问一定要完成,日记也要记;白天耽搁了,晚上就一定得补上。 黄侃重基本功,告诫学生三十岁以前不要轻易在报刊上发表文字。

  黄厚积薄发、才思敏捷。有一次为人书写碑文,约定五天,但至第四天尚未动笔;第五天取文之人前来,这才不慌不忙地研墨铺纸,吩咐来人为他打格。格打好了,他提笔一挥,连上下款带正文,刚好写到最后一格,一字不差。这件事一时传为佳话。

  其实黄侃也有畏惧之人,黄侃每星期六必由南京到上海拜谒他的老师章太炎。偶因治学不合,章怒至拍案,黄则低首唯唯,不敢有言。又因黄有"季常之癖"(怕老婆),且尤畏犬,故时人为之语:"一主三畏黄季刚。" (黄侃,字季刚)

  dingyue.ws.126.netpFUIgPs6gXNgZ0RlibJ9oCETyW0VIPgBapmBPctLeKLJc1563618650857.jpg

  有一年,黄侃清明踏青,见两姓后裔因争坟地而拳打脚踢,遂改南宋高翥《清明》诗以嘲讽:"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打架各纷然。毡帽撕作黑蝴蝶,鼻血化成红杜鹃。日落死尸横冢上,夜归儿女哭灯前。人生有架须当打,不打何能到九泉。"

  黄侃在北京大学讲授《说文解字》,学生颇不易懂,每次期末考试皆有不及格者。后学生投其所嗜,乃集资设置酒会,黄欣然光临,于是凡考卷皆及格。蔡元培知而责问,黄辩道:"彼等尚知尊师重道,故我不欲苛求也。" 黄侃治学,常说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二曰,不知者不道;三曰,不背所本;四曰,为后世负责;五曰,不窃。他批评某些初学者之病有四:急于求解;急于著书;不能阙疑;不能服善。 黄侃批评近人治学之病有三:一是郢书燕说之病;二是辽东白豕之病;三是妄谈火浣之病。 材料,即使极熟的书也要认真核对。上课时他曾对学生说:"我讲小学,就比较自如;讲经学,拿着书还怕讲错。"

  dingyue.ws.126.netTiW55cMP6nVPReQmsYPjmU=SpU6wtpvXfTO1JZe8Vogbt1563618650859.jpg

  有一次,黄侃在东京与章太炎、钱玄同聚晤,忽陈独秀至。黄躲在隔房,听到谈及清代学者多出自安徽、江苏,而陈说湖北欠缺此项人才。黄听了"走火",大喊:"湖北固然没有学者,然而这不就是区区;安徽固然多有学者,但这未必就是足下。"

  黄侃最反对胡适提倡白话文。有一次他在讲课中赞美文言文简明时举例说,若胡适丧妻,家里人拍电报来说:"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家啊!"长达11个字。如用文言文,则只需"妻丧速归"4字即可,这样电报费可省去三分之二。 胡适有次与黄侃在宴席上大谈墨学。黄大骂:"现在讲墨学的都是些混账王八,你的老子也是混账王八。"胡指责黄不该侮辱他父亲。黄说:"你心目中还有你老子,那你就不是墨子信徒了。" 一次,马寅初拜访黄侃,提出要谈小学。黄说:"你还是专心去弄弄经济吧!小学谈何容易,说了你也不懂。"马听完拔腿便走,立即与黄断交。

  dingyue.ws.126.netvLvdG8YJba6IFpLu1XjsaF=g5NV13nFI3LuIfMVqwDhF51563618650855.jpg

  这就是国学大师黄侃的逸闻趣事,凡是大师,都有特殊之处,他们的行为往往是我们普通人不可理喻的。说他"疯"也好,说他"痴"也好,说他"癫"也罢,其实,这些大师们,都生活在自己的学术世界里,躲进小楼成一统,这座小楼的墙壁是很厚的,我们普通人,几乎没法穿越进去。本来穿着邋遢我们普通人会觉得很丢脸的,但是,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没当回事,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这个事,不屑于顾。

  大师就是大师,普通人就是普通人。

  文傅华轩

  民国的国学大师中有三位著名的"疯子",一个是被称为"章疯子"的章太炎,一个是刘师培,还有一个就是被称作"黄疯子"的黄侃。

  三人之中,章、刘友谊在师友之间,且都是黄侃的老师。

  黄侃因为他的"疯" 他的"狂" ,留下了很多逸闻趣事。

  有一年,黄侃在武昌讲授《说文》《尔雅》,在授课中,对书中每个文字、事物都能分别说出卷数、页数,甚至在第几页第几行第几个字都能准确指出,令听讲的人,暗暗吃惊,佩服的五体投地。凡是听课者,过了很多年,依旧对黄侃津津乐道。

  黄侃读书必圈点,有始有终。他能背诵之书,不仅有《说文》《文选》,即如杜工部、李义山全集,也几皆能上口。黄过目不忘,因此对学生说:"我一天最多用5分钟的功。",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dingyue.ws.126.netiANYUtwEDkg9eYCsqhuQAsQ4hQ=SniK88eEzM3vaSXEae1563618650858.jpg

  1928年黄侃在中国大学讲《说文》《毛诗》。在课堂上,黄侃竟然骂钱玄同无知,钱因此请假一年,不到校上课,这位黄先生的确有点太狂了。

  黄侃学问渊博。据说他只佩服两人,一是刘师培,二是陈汉章。他最不服气的是胡适。刘半农曾说,胡适因提倡新文化,得到大量青年拥护,敢与陈独秀、章太炎等大师论战;可是一碰到黄先生,马上矮了半截,没回嘴余地。 黄侃一身傲骨,只专心做学问。当时一些达官贵人都想拜访他。一次,一个大官到黄家做客,竟要与黄讨论学术问题。黄听罢说:"你们做官刮地皮的,配谈这个吗?"来客弄了个没味,大窘而走。

  dingyue.ws.126.netAlC7sCxLwrEmTZGN60QPMywkFvUzDBFtMLP51WVjDnl6i1563618650854.jpg

  黄侃平时富有生活情趣,喜欢喝酒打牌、游山玩水,与他人吟诗作词。但是,无论怎样畅游、嬉戏,他对自己规定每天应做的学问一定要完成,日记也要记;白天耽搁了,晚上就一定得补上。 黄侃重基本功,告诫学生三十岁以前不要轻易在报刊上发表文字。

  黄厚积薄发、才思敏捷。有一次为人书写碑文,约定五天,但至第四天尚未动笔;第五天取文之人前来,这才不慌不忙地研墨铺纸,吩咐来人为他打格。格打好了,他提笔一挥,连上下款带正文,刚好写到最后一格,一字不差。这件事一时传为佳话。

  其实黄侃也有畏惧之人,黄侃每星期六必由南京到上海拜谒他的老师章太炎。偶因治学不合,章怒至拍案,黄则低首唯唯,不敢有言。又因黄有"季常之癖"(怕老婆),且尤畏犬,故时人为之语:"一主三畏黄季刚。" (黄侃,字季刚)

  dingyue.ws.126.netpFUIgPs6gXNgZ0RlibJ9oCETyW0VIPgBapmBPctLeKLJc1563618650857.jpg

  有一年,黄侃清明踏青,见两姓后裔因争坟地而拳打脚踢,遂改南宋高翥《清明》诗以嘲讽:"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打架各纷然。毡帽撕作黑蝴蝶,鼻血化成红杜鹃。日落死尸横冢上,夜归儿女哭灯前。人生有架须当打,不打何能到九泉。"

  黄侃在北京大学讲授《说文解字》,学生颇不易懂,每次期末考试皆有不及格者。后学生投其所嗜,乃集资设置酒会,黄欣然光临,于是凡考卷皆及格。蔡元培知而责问,黄辩道:"彼等尚知尊师重道,故我不欲苛求也。" 黄侃治学,常说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二曰,不知者不道;三曰,不背所本;四曰,为后世负责;五曰,不窃。他批评某些初学者之病有四:急于求解;急于著书;不能阙疑;不能服善。 黄侃批评近人治学之病有三:一是郢书燕说之病;二是辽东白豕之病;三是妄谈火浣之病。 材料,即使极熟的书也要认真核对。上课时他曾对学生说:"我讲小学,就比较自如;讲经学,拿着书还怕讲错。"

  dingyue.ws.126.netTiW55cMP6nVPReQmsYPjmU=SpU6wtpvXfTO1JZe8Vogbt1563618650859.jpg

  有一次,黄侃在东京与章太炎、钱玄同聚晤,忽陈独秀至。黄躲在隔房,听到谈及清代学者多出自安徽、江苏,而陈说湖北欠缺此项人才。黄听了"走火",大喊:"湖北固然没有学者,然而这不就是区区;安徽固然多有学者,但这未必就是足下。"

  黄侃最反对胡适提倡白话文。有一次他在讲课中赞美文言文简明时举例说,若胡适丧妻,家里人拍电报来说:"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家啊!"长达11个字。如用文言文,则只需"妻丧速归"4字即可,这样电报费可省去三分之二。 胡适有次与黄侃在宴席上大谈墨学。黄大骂:"现在讲墨学的都是些混账王八,你的老子也是混账王八。"胡指责黄不该侮辱他父亲。黄说:"你心目中还有你老子,那你就不是墨子信徒了。" 一次,马寅初拜访黄侃,提出要谈小学。黄说:"你还是专心去弄弄经济吧!小学谈何容易,说了你也不懂。"马听完拔腿便走,立即与黄断交。

  dingyue.ws.126.netvLvdG8YJba6IFpLu1XjsaF=g5NV13nFI3LuIfMVqwDhF51563618650855.jpg

  这就是国学大师黄侃的逸闻趣事,凡是大师,都有特殊之处,他们的行为往往是我们普通人不可理喻的。说他"疯"也好,说他"痴"也好,说他"癫"也罢,其实,这些大师们,都生活在自己的学术世界里,躲进小楼成一统,这座小楼的墙壁是很厚的,我们普通人,几乎没法穿越进去。本来穿着邋遢我们普通人会觉得很丢脸的,但是,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没当回事,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这个事,不屑于顾。

  大师就是大师,普通人就是普通人。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