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向华:弓弦声声传民乐

马向华:弓弦声和民间音乐

d190e02ed930449a918b3a7a1fb9741c.jpeg

04c97e8f245444279de2330e136596cb.jpeg

马向华的前排和右前排与学生一起表演

从有着音乐意识的无知儿童到已成为二胡专业的高年级学生,从国内外知名二胡演奏家到中央音乐学院闽中民乐部主任,马向华已经从生命的意外转移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方。为了为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提供良好的苗木,为人才打下良好的基础,在18年的教学生涯中,她给学生留下了更多的时间,更大的舞台,更深的爱。她说:“我从没想过要去另一个专业。唯一的想法就是成为一名教师。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我会把我的生命传授给学生。”

二胡表演者的成长路径

马向华对二胡的研究纯粹是偶然的。当她四五岁时,她去济南儿童宫参加面试,因为她唱了《绒花》并泪流满面。现场二胡老师发现了她。 “老师可能认为这么小的孩子会有如此敏锐的音乐感,太适合学习二胡。”回顾过去,马向华笑着说。

在儿童宫的研究中,我敲开了马向华的二胡艺术之门。由于学习不错,家长们决定让她试试中央音乐学院附属的小(以下简称附属小)。为了参加考试,她开始了三年的“魔鬼训练”。这一天让她想起了她多年,感到“非常苦涩”。

“这真的很苦,每个音符都必须严格,它必须准确,而且与在兴趣类中弹钢琴完全不同。”马向华说。虽然苦涩,但三年的训练,马向华作为第一个“质量”飞跃的艺术之路,让她懂得学习艺术,后天至关重要。

在被录取后,马向华被“植入”了一个更专业的学习领域,很快又获得了艺术的第二次飞跃。当时,有一个名为“Little Performer”的团队,由几名学习二胡,琵琶和琵琶的学生组成。马向华也是其中的一员,因为他出色的能力。 “小表演者”经常代表国内外学校表演,登上大大小小的舞台,极大地提升了马向华的表现水平,丰富了舞台体验,增强了自信心。

通过这种方式,从小,附属,再到中央音乐学院,在刘长富,李恒,田在力等众多胡琴艺术家的带领下,马向华完成了高水平的专业训练和丰富的舞台练习。形成柔软,富有弹性,美观新鲜的个人风格成为各种二胡比赛的不变胜利。自1997年以来,她在中国及香港,台湾,日本,北美等地举办了数十场个人音乐会,录制了十多张个人视听专辑,包括各种风格和大量难度二胡曲目。由于她出色的艺术表现力,她还被许多着名作曲家如黄安伦,陈其刚,谭盾和石井正树(日本)指定为音乐会合作伙伴,并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坚持修炼者的心脏

2001年,马向华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获硕士学位。那时,她已经是国内外着名的二胡演奏家。国内外许多管弦乐队都邀请了她,但马向华一心想成为一名教导和教育人的老师。

“我从没想过去另一个职业。唯一的想法就是成为一名教师。”毕业后,她留在中央音乐学院,在中学任教。 2012年,她成为了硕士生导师。目前,她有大量的学生,包括中学生,本科生和研究生。

“不同年龄的学生必须接受不同的教学方法,”马向华说。在她18年的教学生涯中,她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并为二胡培养了大量优良的苗木。在她看来,如果你想学习二胡和学习任何艺术,最重要的是“你必须有一种真诚的态度,并始终坚定不移地追求信念”,因为“做任何事情往往很难一段时间“。

碎片,如细长的手指,韧性和纤细的手臂。此外,更重要的是对音乐的敏感度,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 “在音乐中,音符只存在于表面上。音符背后的灵魂或图像是否能够显示对于表演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考验。只有音乐感才能欣赏到更深层次的东西。”马向华说。

努力是继续练习。 “每次练钢琴都是艺术的精美艺术。只有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抛光和抛光,我们才能获得伟大的艺术作品。“马向华一直都在教学生。她不仅要求学生努力学习,而且还坚持带领他们多年来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为舞台表演创造更多机会,让他们在实践中锻炼和成长。

除了严格的专业培训外,马向华还在学生的内心世界投入了大量精力,引导他们对生活和价值观有了正确的认识。 “老师的讲道也令人困惑。一位合格的老师不足以教授技能,更重要的是,教育人们。”在马向华看来,学习音乐,包括民间音乐,不仅适用于儿童。一个技能,技能,或一个广阔而无辜的精神世界,所以教师必须培养自己的内在身体,并带领孩子们通过音乐更好地激发他们的智力,道德和审美世界。

寻求并回归“根”

二胡是一种传统的中国传统乐器,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如何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艺术一直是马向华在教学中所思考的问题。

近年来,民间音乐与西方音乐的合作现象日益增多。马向华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传统不能自我封闭,必须善于学习和吸收。在交流与合作中,其他元素得到丰富,民间音乐得以发展。更好。“然而,她也指出民间音乐本身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定位,知道最终方向在哪里,并坚持其最独特的东西。

“包括二胡在内的民间音乐只能占据中华民族文化的独特根源,”马向华说。 2013年,在担任中央音乐学院民生音乐系主任后,她经常组织有关传统文化的课程和讲座,并邀请专家教授课程,包括戏剧,民歌和其他非传统文化。她坚信“只有通过向学生注入更多的传统基因,民间音乐发展的基础才会更强大,更加坚强。”

近年来,中国政府大力支持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推广,为民间音乐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由于几代民间音乐家的努力和中国国力的提高,民间音乐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马向华和学生的海外音乐会往往充满场地。民间音乐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国观众。 “学习民间音乐的最佳时机即将到来。”马祥华激动地说,“我将过上自己的生命,教会学生不辜负这个最好的时代。”(郑娜潘俊宇)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8月3日,第07版),查看更多

07: 07

来源:海外网络

马向华:弓弦声和民间音乐

d190e02ed930449a918b3a7a1fb9741c.jpeg

04c97e8f245444279de2330e136596cb.jpeg

马向华的前排和右前排与学生一起表演

从有着音乐意识的无知儿童到已成为二胡专业的高年级学生,从国内外知名二胡演奏家到中央音乐学院闽中民乐部主任,马向华已经从生命的意外转移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方。为了为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提供良好的苗木,为人才打下良好的基础,在18年的教学生涯中,她给学生留下了更多的时间,更大的舞台,更深的爱。她说:“我从没想过要去另一个专业。唯一的想法就是成为一名教师。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我会把我的生命传授给学生。”

二胡表演者的成长路径

马向华对二胡的研究纯粹是偶然的。当她四五岁时,她去济南儿童宫参加面试,因为她唱了《绒花》并泪流满面。现场二胡老师发现了她。 “老师可能认为这么小的孩子会有如此敏锐的音乐感,太适合学习二胡。”回顾过去,马向华笑着说。

在儿童宫的研究中,我敲开了马向华的二胡艺术之门。由于学习不错,家长们决定让她试试中央音乐学院附属的小(以下简称附属小)。为了参加考试,她开始了三年的“魔鬼训练”。这一天让她想起了她多年,感到“非常苦涩”。

“这真的很苦,每个音符都必须严格,它必须准确,而且与在兴趣类中弹钢琴完全不同。”马向华说。虽然苦涩,但三年的训练,马向华作为第一个“质量”飞跃的艺术之路,让她懂得学习艺术,后天至关重要。

在被录取后,马向华被“植入”了一个更专业的学习领域,很快又获得了艺术的第二次飞跃。当时,有一个名为“Little Performer”的团队,由几名学习二胡,琵琶和琵琶的学生组成。马向华也是其中的一员,因为他出色的能力。 “小表演者”经常代表国内外学校表演,登上大大小小的舞台,极大地提升了马向华的表现水平,丰富了舞台体验,增强了自信心。

通过这种方式,从小,附属,再到中央音乐学院,在刘长富,李恒,田在力等众多胡琴艺术家的带领下,马向华完成了高水平的专业训练和丰富的舞台练习。形成柔软,富有弹性,美观新鲜的个人风格成为各种二胡比赛的不变胜利。自1997年以来,她在中国及香港,台湾,日本,北美等地举办了数十场个人音乐会,录制了十多张个人视听专辑,包括各种风格和大量难度二胡曲目。由于她出色的艺术表现力,她还被许多着名作曲家如黄安伦,陈其刚,谭盾和石井正树(日本)指定为音乐会合作伙伴,并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坚持修炼者的心脏

2001年,马向华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获硕士学位。那时,她已经是国内外着名的二胡演奏家。国内外许多管弦乐队都邀请了她,但马向华一心想成为一名教导和教育人的老师。

“我从没想过去另一个职业。唯一的想法就是成为一名教师。”毕业后,她留在中央音乐学院,在中学任教。 2012年,她成为了硕士生导师。目前,她有大量的学生,包括中学生,本科生和研究生。

“不同年龄的学生必须接受不同的教学方法,”马向华说。在她18年的教学生涯中,她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并为二胡培养了大量优良的苗木。在她看来,如果你想学习二胡和学习任何艺术,最重要的是“你必须有一种真诚的态度,并始终坚定不移地追求信念”,因为“做任何事情往往很难一段时间“。

碎片,如细长的手指,韧性和纤细的手臂。此外,更重要的是对音乐的敏感度,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 “在音乐中,音符只存在于表面上。音符背后的灵魂或图像是否能够显示对于表演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考验。只有音乐感才能欣赏到更深层次的东西。”马向华说。

努力是继续练习。 “每次练钢琴都是艺术的精美艺术。只有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抛光和抛光,我们才能获得伟大的艺术作品。“马向华一直都在教学生。她不仅要求学生努力学习,而且还坚持带领他们多年来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为舞台表演创造更多机会,让他们在实践中锻炼和成长。

除了严格的专业培训外,马向华还在学生的内心世界投入了大量精力,引导他们对生活和价值观有了正确的认识。 “老师的讲道也令人困惑。一位合格的老师不足以教授技能,更重要的是,教育人们。”在马向华看来,学习音乐,包括民间音乐,不仅适用于儿童。一个技能,技能,或一个广阔而无辜的精神世界,所以教师必须培养自己的内在身体,并带领孩子们通过音乐更好地激发他们的智力,道德和审美世界。

寻求并回归“根”

二胡是一种传统的中国传统乐器,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如何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艺术一直是马向华在教学中所思考的问题。

近年来,民间音乐与西方音乐的合作现象日益增多。马向华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传统不能自我封闭,必须善于学习和吸收。在交流与合作中,其他元素得到丰富,民间音乐得以发展。更好。“然而,她也指出民间音乐本身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定位,知道最终方向在哪里,并坚持其最独特的东西。

“包括二胡在内的民间音乐只能占据中华民族文化的独特根源,”马向华说。 2013年,在担任中央音乐学院民生音乐系主任后,她经常组织有关传统文化的课程和讲座,并邀请专家教授课程,包括戏剧,民歌和其他非传统文化。她坚信“只有通过向学生注入更多的传统基因,民间音乐发展的基础才会更强大,更加坚强。”

近年来,中国政府大力支持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推广,为民间音乐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由于几代民间音乐家的努力和中国国力的提高,民间音乐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马向华和学生的海外音乐会往往充满场地。民间音乐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国观众。 “学习民间音乐的最佳时机即将到来。”马祥华激动地说,“我将过上自己的生命,教会学生不辜负这个最好的时代。”(郑娜潘俊宇)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8月3日,第07版),查看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马向华

二胡

民间音乐

表演者

学生

阅读()